学术看点2017.4


                                                              
本期话题:从水滴直播看云时代的隐私与安全

   

You are being watched.”这是某部美剧开头的一句话。在该剧的设定中,有一部超级电脑,能连接全国的摄像头实时监控所有人的行踪,并通过大数据预测出所有即将发生的犯罪行为。然而,这个天马行空的设定,现在却在某个程度上得到了印证,如今你或许正处在被监控之下。更难以置信的是,看着你的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网上的某个网民。

水滴直播是奇虎公司旗下一款视频直播平台,该平台上的直播大都是用户购买了360小水滴智能摄像头之后,将监控画面分享到互联网平台上。

有律师表示,在“水滴直播”的背后,问题并不在于摄像头的所有者是否同意直播,而是要关注被直播对象的隐私保护。或者我们举个例子,例如在餐厅吃饭买单时的画面被直播,用户的银行卡、第三方支付的密码就可能被泄露,这么说,是不是会更容易发现问题。本期学术看点,让我们从水滴直播作为切入点,一起走近云时代的个人隐私与安全。

                关键词:网络直播、隐私、侵权、云时代、传播

 

受访学者1: 深大法学院王茂祺老师相片             

王茂祺,法学博士,深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1999年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获法学硕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20057月始,任教于深圳大学法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民商法,曾于《法学评论》、《武汉大学学报》《深圳大学学报》《武汉大学国际法评论》、《西藏大学学报》、《行政与法》等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于法律出版社出版专著一本。 


      

受访学者2:  

王建磊,深圳大字传播学院网络与新媒体系教师,上海大学传播学博士,中国传媒大学博士后,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视听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领域。

担任《新媒体蓝皮书》《视听新媒体蓝皮书》《上海传媒蓝皮书》《粤港澳台文化创意产业蓝皮书》《深圳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报告》作者;主持2012年度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2015年度广东省高校教育技术教学改革研究项目、2016年广东省哲社规划项目和2017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在《现代传播》、《新闻大学》《电视研究》、《新闻记者》、《当代电影》、《中国数字电视》等期刊发表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专著《草根报道与视频见证》(中国书籍出版社、2012.7)、《媒体融合的进路》(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6.7)。曾获第19届深圳新闻奖三等奖(2012.5);广东省新世纪电视理论贡献奖(2013.12);荣获第六届深圳哲社优秀著作新人奖(2014.5)。

访谈问题:  
   
 

1、您用过或听说过水滴直播吗?是否了解水滴直播事件。

2、您怎么看待云时代的个人隐私安全?

3、在现有法律框架内,水滴直播平台是否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呢?

4、之前也有人讨论过在家中安装摄像头监控保姆是否侵犯保姆隐私的问题,这两种情况有什么相似性和不同?

5、最后您对这方面的问题,有什么建议,同学们看些什么书能提高自身这一方面的素养和常识?

王茂琪老师访谈全文    推荐书目;   王建磊老师访谈全文    推荐书目 

 腾讯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马化腾

云是互联网+的第一要素,是数字经济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未来云时代有三个趋势。第一个趋势是,云是产业革新的源动力。过去在电力时代,不管是在家庭还是在企业,大家有一个概念就是插上电,插上电之后就带来了电气化的革命,后来又诞生了计算机。现在我们谈接入云,接入云之后,会带来数字化的升级,云+人工智能也许就相当于是电+计算机。第二个趋势是,云是新型社会管理的主平台。政府部门现在非常积极地拥抱新技术,包括交通、安全、社区等等,都越来越依靠云这种新型的基础设施。基于云的数字化升级,能够实现高效、精细的新型社会管理。第三个趋势是,云是人工智能的强载体。传统企业的未来就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是不可分割的。云可以提供海量的数据和强大的计算能力的,也是目前进行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最强载体。 总之,在新的云时代,整个社会经济操作系统和运作模式都在发生数字化的迭代,不管是新兴行业还是传统产业都蕴藏着巨大的商业机会,但同时也有巨大的挑战。


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

万物互联时代最重要的一个挑战是大数据带来的用户隐私问题,用户隐私保护须遵循三个原则。第一,虽然用户信息储存在不同的服务器上,但这些数据的拥有权究竟属于这些公司还是属于用户自己?在我看来,这些数据应该是用户的资产,这是必须明确的,就像财产所有权一样,以后个人隐私数据也会有所有权,希望立法专家能够考虑到所有权应该属于用户所有。第二,利用万物互联技术给用户提供信息服务的公司,需要把收集到的用户数据进行安全存储和传输,这是企业的责任和义务。第三,如果要使用用户的信息,一定要让用户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所谓平等交换、授权使用,泄露用户数据甚至牟利,不仅要被视作不道德的行为,而且是非法行为。


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

云计算就像把计算能力变成水一样的公共服务,让自来水接入每个使用者家里,按需使用。新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媒体多元化、终端多元化的新趋势。一方面从市场角度来看,需要数字出版提供更多的优质作品;另一方面,对于作品的版权保护也更加困难。云计算时代,点对点的传播,终端与终端的传播,都会形成新的侵权盗版方式,侵权越来越多元化,涉及到了有线、无线、手持阅读终端等多种渠道。云计算时代,数字内容具有传播速度快、覆盖范围广、盗版成本低等特点,都对数字出版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德勤中国合伙人冯晔

企业拥有很多个人隐私数据,这些个人的隐私数据都在企业各个业务流程当中。企业做隐私和数据保护是有原动力的,这个驱动来自于内部和外部。可以借鉴亚太经合组织(APEC)制定的隐私保护原则。APEC1985年和1995年分别通过了《过境数据流宣言》和《APEC信息基础设施汉城宣言》,2004年又通过了《APEC隐私框架》,即所谓的CBPR规则体系。CBPR框架对信息的合理使用设定了基本方向,信息的实际控制者在使用个人信息,包括个人信息的转移或披露时,应该考虑信息的性质、收集的背景和信息的预期用途。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

整个互联网产业最核心的资产就是数据,但是这些信息对于个人来说,就是他的尊严、生命和荣誉。现在这些信息都为中间平台所掌握,这就有可能带来风险,滥用个人信息造成的危害是很大的。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或者数据开放与个人隐私保护,这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值得深入研究。我们国家这些年,有一条普遍的经验,即先发展,后规范。如果没有发展起来,谈规范什么机会都没有。那么,这个规律放在互联网产业上可不可以呢?我个人认为可能不合适。互联网时代,数据开放与隐私保护,还须规范与发展并重,形成产业发展与个人信息保护共同推进的格局。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延舜

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的非法收集和利用以及无处不在的数据监控给公民的信息隐私带来巨大威胁,而传统隐私权法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潮流。在数据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成为潮流的今天,必须谨慎地设计信息隐私保护的路径,以期达到信息自由与隐私保护的平衡。信息隐私的保护路径可分为三种:就技术与激励路径而言,无论是到期日设计、电子管家软件,还是限制识别能力的技术,都旨在实现将信息隐私侵权消灭在萌芽状态;就行业自律而言,其既能有效填充法律的空白地带,又能将信息隐私保护具体化、标准化,同时还带来社会软强制;就权利构建路径而言,信息性隐私权保护在相关立法、执法和司法实践中都必须作出相应调整,以便与大数据时代的信息隐私保护相适应。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

隐私权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最重要的是要确定权利边界、保护权利人的自由。什么是隐私?这是个人信息保护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法律上的隐私不同于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学科所讲的隐私,它应该是一个内涵和外延都非常确定的概念。如果隐私概念法律界定不清,会导致社会公众行为自由受到不当的限制,达不到法律设定权利的目的。因此,要在法律上树立正确的隐私观,对公民隐私权采取严格的保障措施,防止滥用个人信息,规范公权力在个人信息搜集与利用过程中的法定程序。


清华大学微软创新与知识产权联合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崔国斌

侵权法的核心主题是如何最有效地配置各方的注意义务(或分配预防成本),避免侵权后果的出现但科学技术的进步常常导致侵权成本与预防成本的对比关系发生重大改变,侵权法因此需要重新配置权利人和社会公众的权利义务关系。就信息网络传播权而言,法律规则的调整体现在两个环节:提供版权内容的直接行为人(内容网站或用户)和提供网络服务的间接行为人(所谓服务提供商)。

然而,移动网络化正在对传统网络版权规则造成冲击。在移动互联时代的搜索引擎服务模式下,由于移动终端阅读界面的限制,内容的真实来源显示被弱化,导致内容提供商渠道服务商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化,用户则更加漠视背后的网络传输过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姚辉

从法律上讲,隐私权是一个很主观的概念,比如说,只要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你未经我同意披露了,那就是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但网络隐私权的界定要综合判断。如果是安装摄像头的人点对点地收看监控内容,在一般情况下不构成侵犯隐私权。如果是公开直播公共空间的监控内容,一般情况下也会认为,一个人出现在公共空间,就意味着让渡了自己的隐私权,从而可以认定直播人没有构成侵权。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军

分享型直播平台实际上与在网络平台上发布文字信息是非常类似的,只不过用户发布的是视频。因此,可以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该条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此即网络平台的避风港原则或通知删除原则。在侵权责任划分上,直播平台与淘宝、网约车平台不一样。淘宝、网约车平台除了发布信息,还有撮合交易的行为,因此承担的法律责任相对更多。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

1976年,环球影业和迪士尼在美国起诉索尼公司,理由是其生产的录像机有可能被人用于翻拍电视上播放的电影,贩卖牟利。原告认为,索尼公司需要对此侵权行为负责。但法院最终没有支持环球影业和迪士尼,索尼的录像新技术得以推广。最后法官确立了一个原则,这个摄像机可以干好事,也可以干坏事,关键看用户怎么用,这就是实质性非侵权用途原则的来源。最后整个美国的互联网大步往前走,没有后退。这说明法律也要考虑比例原则和成本原则。

在水滴直播平台上,如果用户分享的内容无关自然人的权益,用户和平台都没有隐私权侵权的风险;如果分享的内容是聚焦于某人的私人生活或个人信息等,那么未获得被直播人知情同意即为侵权;但公共领域除外,例如,餐厅直播并非聚焦某个特定的人,则一般视为不侵权。按照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宾馆、美容店、影剧院、公园、图书馆、商店、公共交通工具七类公共场所基本都安装了监控设备,摄像头的拍摄是为了及时发现问题、保存证据等,不构成侵犯权利人的隐私权。


北京华讯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韬

如何保证所拍摄的内容无任何他人的个人隐私?被直播者需要知道被直播,知道在哪个平台直播,用于什么目的。首先,场所内需要进行提示,比如,已进入视频监控区、正在进行直播,这样公众可以考量是否进入,进入之后要注意哪些言行举止等;其次,所录制的视频不能随意使用,如需使用,需经过有法律权限的部门基于合法程序来调取。商家履行完提示义务后,仍然有义务对视频妥善保管,不得擅自使用。

水滴直播涉及到以下几个主体,一是直播服务提供者,即水滴直播平台,二是直播内容提供者,三是浏览的用户。显然,直播内容提供者是直接侵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可以直接向其提出诉讼请求。如果无法查明直接侵权人,可以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张韬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有义务向被侵权人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

如果涉及隐私侵权,对被直播者损失的界定存在难点,建议立法建立相应的惩罚性赔偿制度。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

上传视频的人(将监控画面分享到网络直播的安装人)未经被直播人员允许,私自将直播内容上传网络,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直播平台对用户所直播的内容有审核的义务,如果直播内容侵犯了他人隐私权,直播平台也要负相应的连带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权益受侵害者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索赔,要求停止侵权,排除妨害,赔偿损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