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看点2017.2


 
  

        本期话题:从共享单车看社会共享思维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经过的路边排满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一夜之间,共享单车已经在街头泛滥成灾了。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新形态,以其便捷、环保等优势,方便了许多人的出行方式。但随之而来的是在城市公共管理、租赁自行车企业、市民租赁规范等多个层面,都出现了诸多新问题。

    基于便利与有序这一对矛盾体,人们借此反思公共管理和公民素质,似乎也合情合理。但无论是提供共享单车的企业、参与享受共享单车便利的个人,还是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机构,面对有助于解决城市交通问题的共享单车,反思的视野目前尚停留在那辆街头的单车上。企业认为,只要将单车投放到市场,就达到了共享的目的;消费者认为,只要自己能够有辆单车骑就可以了;政府认为,只要把乱占道的单车收缴起来,就实现了城市管理。

    但这是我们想要的共享经济吗?我们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反思,难道不是为了让共享经济有一个良性的土壤环境吗?我们共享的到底是那辆街头的单车,还是一种思维,一种能够根本性重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思维,一种企业、个体、政府共同参与社会共享思维?共享思维曾存在于人类早期的文化发展过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思维方式至今仍然存在,然而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社会共享思维从管理和市民个人层面都已跟不上共享经济发展的步伐。怎样通过共享单车的现象重新反思和发展社会共享思维,是我们这一期的主题。  

关键词:共享经济、共享思维、社会公共管理 

                                   

受访学者1:  郑维东,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先后在西南师范大学和吉林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19997月进入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任教至今。主要从事于政治哲学、公共伦理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发表论文十余篇。

                   

受访学者2: 殷秋明,深大任教30年。践行坐而论道述而不作知学合一理念,认真教书、本真做人、内心向善、以学为本,与时共进。治学路径:经济学社会学哲学(含马克思主义)。参与过一些有关社会学、行政学、市政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的小书、文章的写作,也为深圳市区两级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若干企业做过一些规划、战略、策划等社会服务。现学术团体兼职: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应用研究会理事,广东省公共关系协会理事,深圳市特区社会学会常务理事。

访谈问题:  

1、您用过共享单车么?您怎么看这种现象级的新共享经济形态,利弊如何?

2、可以谈谈您对社会共享思维的定义和看法吗?

3、您认为实现社会共享对于促进公共治理变革有哪些影响?

4、您觉得社会共享思维在当今的社会体制下如何培养?

5、您认为如何才能够促进共享单车健康发展?

6、您觉得社会共享会成为新的社会形象吗?

7、最后,学生应该读那些相关的书,才能提升对这一方面的感知?提高其综合素养?您们有何其他建议。

 郑维东老师访谈全文  推荐书目    殷秋明老师访谈全文   推荐书目   


  1. 1、中欧工商学院创业学  龚焱教授 所谓共享,就是在所有权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对使用权的临时性转移。这种转移有可能以有偿的方式实现,也有可能以无偿的方式实现。一个资产本质上包括四个最基本的权利,即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传统意义上的独享时代,这四个权是高度统一的。随着共享经济的时代到来,所有权本身没有发生转移, 但是对使用权产生了临时性转移。

    共享经济绝对会成为一个主流,现在只是刚拉开了序幕。共享经济的成立有两个前提条件: 首先,目前几乎每个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问题,中国已经从一个所谓的短缺经济已经走到一个供应过剩的经济。这个前提本身,就给共享经济提供物质基础;其次,现代人已经在认知上有了双倍盈余,盈余需要分享出去,需要在社会之间进行传导与互助。这样来看,整个共享经济在整个GDP中间、社会整个分布中间占有更大比例。但并非所有行业、所有的业态都适用于共享经济模式。
    2、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张华明教授 共享经济就是将闲置的资源共享给别人,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并从中获利。共享经济涉及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所以,共享经济中我们共享的是我们各自过剩的闲置资源,让渡闲置资源的使用权,并从中获利。

    共享经济之所以异军突起是因为该种经济模式具有了其产生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从可能性来看,过剩的产能、互联网技术、卫星定位技术、廉价的图像摄存技术乃至各种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及应用都为共享经济的产生提供了可能性,使得共享经济具有了产生的技术条件和物质条件。从必要性来看,当前企业产能过剩的常态化、消费者追求产品和服务的个性化与体验化以及希望生产生活过程的多样化与便捷化,是共享经济产生的必要性,也就是说存在着对共享经济的客观需求。
    正是因为一方面有过剩和闲置资源的供给,一方面有需求,再加上共享经济所需的技术条件和物质基础已经成熟,因此只要有了合适的制度设计,共享经济就会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共享经济发展的一个端倪。随后共享经济还将在劳资关系、教育医疗等领域推动更大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革命。

    3、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经济学博士,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志青。 共享单车还存在一个极大的特殊之处,即“外部性”。根据经济学定义,所谓“外部性”是指某种行为对他人的福利造成了或正或负的外部影响,比如,环境污染造成的后果就是很典型的负外部性效应。

    当下,单车实现了“共享”,人们出行变得更加便利,出行的短期成本得到很大幅度降低。但是,这在金融资本的参与下被放大为一个“市场”后,也受到了拥挤效应的影响:仅仅是停车的空间和方式,共享单车就已经对外部环境和社会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困扰,造成各种不便。这些都让人们清晰地看到,互联网在给发展共享经济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在短时间内放大了这一经济背后所隐藏的负外部性。只不过,在发展初期,或者在没有达到拥挤的临界点之前,这些问题因不显著而常常被忽视。

    4、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范永茂副教授

    像共享单车这样的准公共产品,如果其供给单凭企业来完成,就会出现很多问题。资本市场为了逐利,会把过多的资源配置到不需要的地方,造成大量浪费。而该起到监督作用的政府一旦缺位,就会迅速引发诸多的城市管理难题。

    应根据不同的产品和服务的属性,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共享物品的规范和管理。有些产品可以由企业生产、政府供给;有些产品可以企业生产、供给,政府提供制度环境作为配套,并对市场主体进行监督和约束;还有些产品可以让政府、企业、社会三方面合作供给,互相弥补缺陷,形成合力。

    5、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张敬伟 目前市场上共享概念野蛮生长,使创新经济模式蒙羞;大量资本流向“伪共享”项目,追求短期利益。这一现象确实折射了市场创新不足、创意不够的尴尬,如此“共享”是走不远的。

    共享经济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模式,既要遵守法治和市场经济的规则,又要契合互联网新平台的技术规范。市场主体可以先行先试,但是管理思维和管理模式必须与时俱进。共享经济和传统的经济模式一样,供给侧、监管方、消费端以及大众监督,对此都负有责任,需要共治。

    共享经济也应是法治和规则经济,要管好而不是管死。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立法机构和行政管理部门,也应进行符合互联网时代的法治更新和治理升级。在鼓励“互联网+”和“双创”革命以及共享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将迎来法治和市场层面的双重超越。

    6、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  张新红

    共享经济是建立在现代信息技术之上的、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的一种智能化的资源配置方式。如今共享经济政策取向开始变得明朗化,从2015年的下半年开始,中央高层出台的一些重大的方针政策都开始明确的表示要支持发展分享经济,《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一直到2025年要始终发挥作用,为我们分享经济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政策红利。另一方面,共享经济要走向协同监管,政府与第三方组织、与第四方组织和各参与组织一起打造一个新的监管体系。

    7、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 诸大建 

    问题总会伴随着新生事物一起涌现。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到,如今那些对于不文明现象的抱怨声,在上海、北京这些最先投放的城市,已经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更有序的管理。

    不过,虽然办法总是有的,但总体来看,目前的大部分办法并未抓到问题的症结,因而很难治标又治本。有些做法比较常规化、程式化,比如开展集中联合整治行动。有些做法比较个体化、很难推广,比如居委会干部主动投入精力,规范所辖区域内的共享单车停放。

    但无论如何,就我个人而言,特别不希望给共享单车目前遭遇的困境,扣上一顶不文明大盖帽。排除少数性质恶劣、素质低下的行为,你说大多数人的不良行为都是因为道德问题,我觉得是立不住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不只是共享单车搞不好,其他东西也不会搞好。我们为何不可以假定,有了好的物质设施和制度安排后,人是可以变好的呢?按照分享经济是协作经济的精神,强调多方参与形成交集,而不是传统交通管理部门唱独角戏,恐怕是大势所趋。政府内部,要有规划、城管、公安、建设、经信委等部门参与;社会方面,要听共享单车企业、消费者、社区、社群等多方面的建议。

    8、传媒评论员  王俊勇

    共享经济的发展,需要以信用意识和契约精神为基石。共享单车如何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是社会治理创新的一道考题。共享也需要共治,政府部门应当主动作为、顺势引导、强化监管,推动新事物发展;企业应当依法依规运营,提高管理服务水平;公众也应当在方便自己的同时考虑他人利益。政府、企业、个人各尽其责,如此才能让共享单车及更多的共享经济业态造福社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