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看点2018.2

                                                                       本期看点:滴滴事件中网约车平台的法律责任与启示

2018年滴滴事件回放:2018年5月5日晚上,河南郑州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

2018年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名20岁女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

3个月内,郑州、温州两名滴滴顺风车女乘客遇害,恶性案件暴露了滴滴公司在平台运营管理、乘客安全保障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近日,多地监管部门纷纷约谈滴滴等网约车平台,目前,已有北京、天津、南京、广州、深圳、重庆、苏州等11城和浙、粤、闽三省监管部门对滴滴进行了约谈,并提出整改要求。

8月24日,温州滴滴顺风车女乘客遇害后,滴滴公司存在的问题也引起关注。据统计,仅8月26日、27日两天,就有北京、天津、南京、重庆、广州、深圳、东莞、贵阳、武汉、海口、苏州11个城市的相关部门对滴滴进行了约谈,约谈内容主要涉及乘客安全保障、平台资质、管理问题及司机背景审核等。

8月25日,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就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鉴于该平台顺风车业务存在重大隐患,要求其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在浙顺风车业务。

8月26日,武汉市客管处紧急约谈滴滴武汉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平台加强管理,利用平台优势保障车辆安全及乘客合法权益,并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随机抽查机制。

8月26日,滴滴公司决定从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

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部门对滴滴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加快推进合规化进程,严守安全底线,切实落实承运人安全稳定管理主体责任,保障乘客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整改情况。苏州市相关部门对滴滴联合约谈时提出严守安全底线、加速网约车合法化进程、加快与市网约车监管系统数据对接、明确私人小客车合乘原则、加快合法网约车亮证服务5点要求。海口市相关部门也针对滴滴的重大经营管理漏洞、安全隐患等问题提出5点整改要求,并表示一周整改期后,凡是查处到有违规向两证不全车辆派单的,将责令其停业整顿。

    关键词:滴滴出行、顺风车、乘客、遇害、下线、整改

                                                                                                                           (梁春玲梳理)

深圳大学法学院吕成龙老师 

吕成龙,深圳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毕业,法学博士(民商法学),美国密西根大学法学院格老秀斯研究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证券法学与公司法学。近年来,在《清华法学》、《政治与法律》、The Company Lawyer、《现代法学》等杂志发表论文多篇,兼任中国法学会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广东省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理事等。

“滴滴事件”中网约车平台的法律责任与启示

      2018年5月,河南郑州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时隔仅三个月,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名女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滴滴公司存在的问题引起了广泛地关注和讨论。在这两起事件中,滴滴“顺风车”平台应当承担何种责任引起了各界的普遍关注,具体而言,主要涉及以下三个问题:

      一、“顺风车”经营的法律依据有限

2016年,国家层面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该《办法》明确了快车、专车等网约车的营运性质,第16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换句话说,对快车和专车而言,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作为承运人,按照约定的或合理期间将旅客安全地运输到约定地点,而不仅仅是撮合交易的居间人。该《办法》的出台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在此之前网约车平台责任模糊的问题,有效地提高了平台的法律责任。但对于拼车、顺风车等“合乘”情形,该《办法》却没有直接规定,而是要求按照各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以深圳为例,根据深圳《关于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若干规定》,合乘是指“不以营利为目的,合乘出行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合乘者选择乘坐合乘出行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依据该条规定可知,合乘并非营利式的快车、专车,其不具有营运性质,故不受上述第16条约束。

      二、网约车平台理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滴滴网约车平台在此两起事件中,应当承担何种责任呢?在此,我们可以参考曾经引起广泛关注的类似案件的法院判决,即(2017)云0114民初2893号民事判决书。在这个案件中,滴滴公司的母公司答辩时称在顺风车模式下,其只提供居间服务,而按照居间合同的规定,作为居间人只有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媒介服务的义务。如果真的是这样,滴滴网约车平台就只有单纯的中介、介绍义务,一旦撮合乘客和司机就完成了合同的目的。而对于双方具体合同的履行,滴滴平台便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合同履行已是乘客和司机之间的事情了。但是,正如法院在判决书中所阐述的那样,“乘客通过网约车平台预约车辆,对于普通乘客而言,内心所信赖的是滴滴出行平台,是与网约车平台签约的车辆,而不是任意的车辆”,故“滴滴公司的行为已超越普通居间人的服务范围”,因而,其并非是提供了单纯的居间服务。再进一步而言,参考新近通过的《电子商务法》第38条的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事实上,电子商务法专家刘颖教授也认为网约车平台理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可以说,平台对顺风车的经营承担一定责任是没有疑问的。

      三、网约车发展的监管与安全启示

滴滴事件后,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未来我们又应当如何对待?事实上,网约车平台的发展是近年来交通出行方式的重大改变,有效缓解了出行难的问题。笔者仍然清楚地记得求学时,在西湖旁边扬手招到一辆前往学校的出租车是非常困难的,有时甚至先步行或摩的到居民区附近,才能招到一辆车,感叹“打车难,难于上青天”!然而,当滴滴、快的等纷纷登场之后,打车难的问题便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但同时也对传统出租车行业造成了巨大冲击,彼时,由于网约车良莠不齐,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在此之后,随着国家对网约车平台管理的不断完善,出行市场的规范运营程度也在不断推进。实际上,社会经济正是在此消彼长、大浪淘沙的过程中不断地向前发展,因此,我们对网约车的发展也应当是乐见其成。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也不能缺位。监管部门应当进一步加强对网约车平台的监管,要求网约车平台做好对车辆和驾驶员身份信息的实质审核工作,积极与政府管理部门对接运营数据,监督网约车平台加强自我管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遇有警方紧急寻求协助时,网约车平台应在第一时间快速、完整地提供相应信息。另一方面,对于网约车乘客而言,加强自我保护意识也显得尤为重要。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显示,2017年传统出租车司机案发率约为网约车的十三倍,可见,不管是何种出行方式都会存有一定的各类风险。因此,乘客在搭乘车辆之前,要核实驾驶员及车辆信息与系统内准确对应;搭乘车辆之时,应及时与家人朋友报备车辆、行程并且充分使用整改后网约车平台提供的安全保障机制;车辆行驶过程中,乘客应当注意不要与驾驶员在车内发生争执与冲突,即便遇有纠纷也可以寻求事后解决。此外,前往偏僻的目的地,不建议在深夜或独自一人搭车前往,可选择公共交通工具或就近住宿后第二天再前往,科学规划时间以避免不必要的风险。最终,在各方的协力之下,相信网约车平台会给公众提供更加多元、安全的出行方式。






 深圳大学吕成龙老师推荐书目

序号

书名或文献名

作者

出版社或文献出处

馆藏情况

索书号

1

共享经济:市场设计及其应用

(美)埃尔文 E. 罗斯著;傅帅雄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2016

F014.3/L98c

2

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

马化腾[等]著

中信出版集团,2016

F12/M15d

3

共享经济的法律规制

甘培忠

中国法制出版社,2018

荐购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