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新学与新党:清末读书人群体身份认同的趋向与印刷文化的转向

作者:曹南屏 

摘要:得益于诸如石印、铅印等新式印刷技术的大量应用,晚清时期书籍出版的速度变得更为迅捷,书籍售价却相对低廉,从而也使得更为广泛的书籍传播成为可能。甲午以后,时人口称的”新书”、”新报”作为”新学”的具体承载物,其关注度与传播度均有显著提升。”新学”的传播制造了大量”新党”与”志士”,也由此导致读书人群体中”新党”与”旧党”的分野日益突出。”新书”、”新学”、”新党”与”旧书”、”旧学”、”旧党”成为两组互相对立的流行语汇,表征着清末中国读书人群体知识取向与身份认同的分化。然而,丁酉年乡试允许考官”兼问时务”的举措,乃至戊戌年科举改制的失败,都对出版市场产生了显著影响,也体现出科举制度作为一种建制性力量,对于”新学”的传播与流行具有不可忽略的影响力。正是辛丑年科举改制最终落实之后,在”朝廷维新”的整体氛围中,”新书”、”新报”在参与科举考试的读书人群体中获得了极大的传播度,吸引了为数甚众的新读者。”新书”、”新报”在为清末读书人群体提供了更多的新知识、新思想的同时,也塑造、引领了一种新的知识风尚与身份认同,在清末科举改制与教育体制转型的制度性推力配合之下,开启了近代中国印刷文化的整体转向。

李玲摘录

点击:查看全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